誓做巨變的創造者——全國政協委員高杰講述留學歸國的故事

2019-12-24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委員簡介:

高杰,第十一、十二、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員,北京市僑聯副主席。“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杰出青年基金”獲得者。

1955年,在赴美求學8年后,后來被稱為“中國粒子加速器之父”的謝家麟終于登上了美國總統輪船公司的“威爾遜總統號”郵輪,開始了他渴望已久的回鄉之旅。

整整50年后,謝家麟的門生高杰在旅法16年后辭去法國的終身研究員職位回國,投身到祖國的大科學項目研究中。

“黃河橫渡渾相似,故國山河入夢游”———謝家麟先生在美國時曾寫下這樣的詩句;高杰則在重返故土時深情感嘆“我是幸運的,回來為國家做事心里踏實,有歸屬感”。身處不同時代的師生二人,跨越半個世紀的相同選擇,是新中國70年來數百萬留學歸國人員報效祖國的縮影。

在“偉大歷程輝煌成就———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型成就展”現場,一張名為“1950年9月,中國留學歸國人員在‘威爾遜總統號’郵輪上合影”的照片引得高杰駐足良久,令他想起了老師謝家麟先生和其他科學界前輩們艱難的回歸報國路。

1951年,獲得了美國斯坦福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的謝家麟謝絕了美方的挽留,踏上日思夜想的歸國輪船。輪船行至檀香山時,包括謝家麟在內的9名中國留學生被攔截遣送回美國。1955年,他在芝加哥醫學中心研制成功世界上第一臺以高能電子束治療深度腫瘤的加速器,開拓了高能電子束治癌的全新領域。也就在這時,謝家麟接到了在做美國永久居民和限時離境回到中國之間作出選擇的通知,謝家麟再次選擇了回國。

和錢學森先生當年歸國時那句“中國比美國更需要我”的肺腑之言一樣,謝家麟先生對自己的選擇也從未后悔:“我留在美國,是錦上添花?;氐街泄?,卻是雪中送炭。”

新中國百廢待興,正是像錢學森、謝家麟這樣的民族脊梁歸來,才使得國家的科學事業高速騰飛。謝家麟先生是我國粒子加速器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1955年回國開展高能加速器研究,由于當時所需尖端器材受西方禁運,科研條件極其落后。“想吃饅頭,先種麥子”,謝家麟迎難而上,從研制基本關鍵部件做起,在沒有人員派出、引進和采購國外器材的條件下,自力更生,奮斗8年,建成我國第一臺高能量電子直線加速器,跨越式地趕上國際先進水平。該加速器建成即投入國防,為“兩彈”研制作出重要貢獻。

歷史時鐘很快指向了1978年。這一年的6月23日,鄧小平同志在聽取教育部關于清華大學的工作匯報時,對派遣留學生問題作出明確指示:“我贊成留學生的數量增大……要成千成萬地派,不是只派十個八個……要千方百計加快步伐,路子要越走越寬。”這拉開了中國大規模派遣留學人員的序幕。當年12月26日,改革開放后首批國家公派赴美的52位留學人員啟程,邁出了中國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

也就在這年夏天,剛剛念完高一的高杰順利考入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他當時或許還沒有意識到,如同恢復高考一樣,來自最高層的這項決策將拓寬自己的未來之路。

首批赴美留學人員派出之后,為落實擴大派遣留學人員出國渠道,教育部首先與歐美和日本等發達國家商談合作互派留學人員,自此,中國改革開放后教育國際合作與交流的序幕正式拉開。在此后的10年間,以公派為主的留學生以每年3000人的數量被派向了當時世界上先進的美、英、日、德、法,以及加拿大、比利時等國家,掀起了中國近現代以來最大規模的出國留學熱潮。

1983年,高杰以優異的成績通過了清華大學的碩士研究生考試。和身邊的同學一樣,高杰也非常想出去見識一下外面的世界,并一直在默默做著準備。“當時考托福需要交25美元。”高杰回憶,“當時覺得這個考試費好貴??!”

1986年,高杰考取了中科院院士、中科院高能所教授謝家麟的博士研究生。“謝先生的言傳身教讓我深深地感到,在科學研究工作中國際視野、國際交流與國際合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多年以后,高杰還念念不忘導師對他的深刻影響。在他看來,派遣留學生打開了中國與世界交流的窗口。

1988年,法國國家科研中心直線加速器研究所所長MichelDavier教授訪問高能所,這次邂逅讓高杰有機會在第二年赴法繼續深造。之后,在法國國家科研中心直線加速器研究所學習和工作的16年里,高杰先后獲得了法國博士和法國大博士學位,其中12年作為法國國家科研中心直線加速器研究所的終身研究員,并且是該研究所里第一個獲得博士、大博士及終身研究員職位的中國人。他在加速器理論研究方面展開了廣泛而深入的涉獵,并獲得了很多加速器理論研究成果,有的理論被國際同行稱為GaoTheory和GaoModel。

“這個機會對于我在高能粒子加速器領域繼續不斷提高、走向成熟、作出貢獻來說是十分重要的。”回望當初選擇踏出國門的那一步,高杰感慨萬千。

科學無國界,但科學家是有祖國的。盡管在法國的科研與生活環境非常之好,不斷取得科研成果,但高杰學有所成、歸國報國的信念始終是清晰和堅定的,“歸國報國成了我揮之不去的情愫”。在法國的十幾年間,高杰與國內科學界的聯系從未斷過,“我一直在時刻準備著,等一個合適的契機回去”。

1996年,在李政道教授的邀請下,高杰回國在中國高等科技中心做了為期三天的未來國際直線對撞機加速器物理關鍵問題的報告。

2000年《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了一則消息,國務院批準中國科學院高能所實施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二期改造工程(BEPCII),這一消息進一步加強了高杰歸國的緊迫感。2005年,高杰毅然辭去法國的終身研究員職位回國,投身到中國的大科學項目研究中。

回國十幾年了,作為國際直線對撞機國際合作領軍人和未來環形正負電子對撞機加速器負責人,高杰還是時?;岜晃實降背躚≡窕毓腦?。“我認為出國是必要的,回國也是必然的。”他這樣說。

在高杰看來,70年的勠力奮進讓飽經滄桑的中國自信地走出一條發展大道。越來越多的海外學子,在中國發展“大磁場”的強大引力下紛紛歸國,弄潮其中,風光無限。尤其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支持留學、鼓勵回國、來去自由、發揮作用”的留學工作方針,形成了“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人才觀,使留學人員回到祖國有用武之地、留在國外有報國之門。

百年前,容閎、詹天佑等中國早期留學生學成歸國,成為推動中國近代化的先驅;60多年前,錢學森、鄧稼先等科學家突破重重封鎖,堅定“回到祖國去”,成為建設新中國的棟梁;新世紀以來,和高杰一樣的海外學人成為中國強勁發展和迅猛崛起的見證者和參與者。“不做巨變的旁觀者,誓做巨變的創造者。”高杰堅信,中國前進的步伐不可阻擋,而無論身在何處,中國學子將繼續奮力書寫復興路上的華彩樂章。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ganrao}